欢迎来到黄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
协会动态

当前位置 : 

焦水奇 | 以书为伴 与书为友(外两篇)

来源 : 黄山文联     浏览次数 : 50     时间 : 2021-10-12

微信图片_20211012162249.jpg


作者简介

焦水奇,1978出生,初中语文一级教师,黄山市作协会员,休宁作协理事,获得过休宁县首届最美教师,休宁县优秀教师。作品散见于《人民日报》《安徽青年报》《黄山日报》等报刊。



图片



以书为伴  与书为友

焦水奇


笔者从事教育事业已经20多年了,虽然一直都在乡村工作,环境相对单一,但内心无比丰盈、精神十分富足。这一切,主要是因为在这方土地上以书为伴、与书为友,收获满满。

“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”与书相识,缘于一段印象深刻的自考经历。深奥的理论、密集的知识点、长长的书单……各种“大部头”的专业书籍,让人很长时间都进入不了状态。除了学习内容的艰深,困难还体现为生活方式的调整、行为习惯的改变以及对意志毅力的考验。比如,自学必须甘于孤独,工作闲暇要多读广读,节假日更要深读细读;再如,读书是学习的第一步,有所思、有所悟才能有所精进,死记硬背很难融会贯通,等等。10多年的时间里,因为读书,我从专科升到了本科,不仅学到了新知识、开拓了新视野,更重要的是获得了不甘言败、永不服输的人生启示。自学过程中的酸甜苦辣,成为我一生受用的宝贵财富。

在乡村的教学一线,没有城市的车水马龙,却有恬淡的读书时光。迎着熹微的晨光,简单锻炼之后,我总是习惯性地捧起书本,在教学楼的阳台上和孩子们一起早读。在这个时候,阅读就像是与先哲的一场场对话,文采飞扬者有之,睿智渊博者有之,入木三分者有之,清新隽丽者有之……透过书页,可以感受历史的波澜壮阔,体味人生的曼妙沧桑。有的时候,我还会把所思所想倾注笔端,自己欣赏,也与学生们交流。正是这份宁静和淡然,让我和学生们有了教学相长的美好时光,共同感受松涛阵阵,鸟鸣成韵。

读书是生活的消遣,也是成长的阶梯。从专业期刊的总结到行业报纸的报道,从名师学者的心得到身边榜样的经验……为更好地开展教学工作,我珍惜工作生活里的每一次学习机会。遇到一本好书、一篇好文章,往往要反复读、仔细品。读书是一个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的过程,必须联系实际、知行合一,求知善读、好学乐学。这就意味着,为人师者不仅要有热爱教育的定力,也要有淡泊名利的坚守,才能真正把读书当成一种生活态度、一种工作责任、一种精神追求、一种境界要求。

“少而好学,如日出之阳;壮而好学,如日中之光;老而好学,如秉烛之明”。回顾自己的阅读经历,几乎每一段时光都凝结着一段难忘的心曲。读书最可贵的是终身坚持,无论处于哪个年龄段读书都不算迟。书架上摆满了一排排书,精神世界也在不断充实。书就像照进生活的一缕阳光,给我坚强,给我信心,给我温暖,给我快乐,促我成长。




图片

来源:人民日报   2021年10月8日




“桃源胜境”打鼓岭

焦水奇


“飞湍瀑流争喧豗,砯崖转石万壑雷。”安徽黄山市黟县打鼓岭景区在秋天的深邃中是如此的迷人。

车子在秋日的大山里穿行。盘山路一弯又一弯,翻方家岭,到洪星,过美溪,柏油路就像是九曲十八弯,逼仄到山根前又忽地一拐,对面来一辆车都裹挟着风,似乎要挨到边了才能擦肩而过。

弋江水一路逶迤相伴,金黄的晚稻透着成熟的气息,不时闪现在车窗外。车子在山里开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到了打鼓岭景区。

这是一条幽深的峡谷,打鼓河就像是一条银丝将颗颗珍珠串起,悬挂在青松翠竹的山谷间。

走进山谷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木制方亭。亭子修葺一新,中间挂着“山春亭”的匾额。两边亭柱上写着“碧湍飞天洗濯冰心玉壶,银斛泻地激荡正气英风。”一条潺潺流水,清澈无比地从亭子身旁掠过。

沿山道上行,路在清幽的竹海中显得深远,“远上寒山石径斜”正合此意。一转弯,一座小巧玲珑的石拱桥横跨溪上,小桥流水,多了人文气息,让人想起马致远的《秋思》。桥名:跌泉桥,篆体的娟秀小字,落落大方。桥旁石块上刻:上善若水,惟礼惟让。鲜红醒目。似在提醒游人遵守秩序,桥上勿拥挤。又像是昭示徽州人谦让的做人品格。

右转,仙女潭就出落在眼前了。潭水自东南角流入,形成一个温润如碧玉的圆形潭体。面积大约30平方米,潭底像一块凝碧的翡翠,岸芷汀兰郁郁青青,回清倒影,仿佛有衣袂飘飘的仙女从潭中走来。静静地坐一会,或执起扁石打几个水漂,身心有说不出的愉快。

山势抬升,景区为了游人能追随溪流的脚步,搭起了栈道。陡直的栈道,走上去坡度近70度,手脚并用,颇费体力,但拉近了游人快速与溪流重逢的距离。仙女沐浴池就这样又与我们会面了。

过索桥,眼前是一块兀立的禇褐色岩壁,下面断塌形成一个天然洞穴,汩汩泉水从崖壁垂落下来,形成一道雨帘。崖壁两旁,青树翠蔓,蒙落摇缀,参差披拂。阳光斜射过来,顿时散金散玉,折射出五彩光环。此名水帘洞,让人遥想洞中是否有群千年石猴。

过水帘洞攀上去就是三迭瀑,我以为是打鼓岭最壮观的景色了。那流水从几十米高的褐色崖上层层跌落,先跌在石上,翻个身再跌下去,一跌、二跌、三跌,像三层飘飞的少女的裙摆。那水流,像天上飞来的白练,像白色飞奔的骏马。一川大水硬是这样被跌得粉碎,飞珠溅玉,如烟如雾如尘。又有一些各自夺路而走的,乘隙而进的,折返迂回的,它们在两边的石壁上散开来,或钻石觅缝,汩汩如泉;或潺潺成溪;像一曲交响乐,一幅写意画。

到山顶,海拔1200米,有凉亭一座,名拥翠亭,有坐拥环山皆翠之意。亭中置一鼓,每到此游客必拿起鼓槌,擂鼓一番,鼓声激越,隆隆,隆隆,隆隆,震彻山谷,抒发豪情,心中得到快慰。

打鼓岭的名字查资料有两种说法:一说此地山高谷狭,悬崖间瀑布訇然有声,水声几经山谷回响,像无数面锣鼓在敲打,因而这山叫打鼓岭。另一说是,在打鼓潭附近的古道上,有一段石板路,当人负重一步一步蹬道而上时,瀑布声中便清晰传来时轻时重节奏感很强的鼓音。但我认为,这些说法都有牵强附会之意,都不如这拥翠亭的鼓声诠释的尽然。

摇曳一溪的清幽,荡漾一谷的美丽多情,恰若瑶池,令人怀想不已。打鼓岭,一处仿若世外的桃源胜境!


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  2020年10月26日



爆米花

焦水奇


“爆米花嘞——”儿时只要听到那一声吆喝,口水便不禁在舌头上打转,脚步便不自觉地向那里奔去。

“手摇葫芦满面红,杯锅飞旋耀夜空。突见小孩掩双耳,晴天霹雳香正浓。”夕阳的余晖淡淡地散落在幽巷的顶端,宁静的乡村一角人头攒动。嘭!一声炸响,浓烈的香味扑面而来,爆米花啦!这是深深映在我儿时记忆里的印象。我们村爆米花的那个人是个残疾人,腿一瘸一拐的,每回见到他都是推个独轮车,穿着一套绿得发黄的军装,一双破旧的解放鞋。他车上的装备是一个手摇式的爆米花机,机子似乎从来也不清洗,黑咕隆咚的像个大葫芦结了层厚厚的灰烬,那是岁月留下的包浆吗?另一侧是一个木制风箱,风箱的出口连接着一口省柴炉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长漏斗式的大竹箩,外加几块散发着松香味的木柴。

每到村头的小店门口广场,他就扯着嗓子喊:爆米花嘞!无须多大工夫,他的身边就会围拢上一群高高矮矮的孩子,也会有一些悠闲的老人。这时候,他不紧不慢地卸下装备,支起省柴的铁皮炉子来,架上爆米花机,又调试了几下风箱。馋的孩子是经不起诱惑的,早就急不可耐了,赶紧地往家跑去,缠着大人从洋铁箱中掏出一两斤干玉米粒出来,用竹畚盛着,手捏几个硬币,又从自家的柴堆里抽了几块硕大的柴火,一股脑地放在生意人面前,口中说道:“爆一锅玉米花。”生意人这才悠悠地点燃几片刨花做为引火的材料,放在铁皮炉子里,一会儿袅袅的烟燃起来了,他又用了一些细碎的木条,右手推几把风箱,风呜呜地直往炉里钻,火焰便像跳起了舞。

这时候,生意人从安装好的丫字型支架上取下爆米花机,用一根长筒中空的铁棍往葫芦头上只一撬,爆米花机就耷拉下了脑袋咧开了嘴来。他用自带的特制的竹筒量过三筒,说了声:多了,装不下了,剩的带回去吧。再从工具箱里摸出一个塑料瓶来,用小勺舀了少许的糖精往里一倒,麻利地用铁棍再次将葫芦头往下一搭,紧拧一下,便放回支架上,炉上的火苗正腾腾地对着“铁葫芦”加热。

师傅就坐在小凳上,像一个左手画方右手画圆的术士。他的左手摇着爆米花机,左三圈,右三圈,不时看看转手手柄上的仪表的盘面,估摸着气压值的峰值到来。右手很有节奏地推拉着风箱,不时还要停下来,往炉子上添几块柴。火苗腾腾地上升,孩子们的期待就更紧迫了。可时间就是个古怪的东西,你越着急,它似乎走的就越慢。一分钟,一分钟,像是煎熬,师傅也似乎更懂孩子们,则说着些宽慰的话,就快好了,就快好了。

终于师傅看看仪表的盘面,停住了风箱的撕扯,站起身来。从车上取下那个烟熏火燎了无数次的直筒竹篓,又变戏法似的掏了条宽大麻袋。一切准备停当,只见他忽地用一铁钳从炉上取下黑皮大铁葫芦来,往竹篓里一塞,用麻袋裹住竹篓可能漏出的空隙。又用铁棍套在了葫芦的嘴上,只脚往铁棍上一蹬,“嘭”的一声巨响。竹篓间冒出丝丝缕缕的热气,等师傅立起竹篓倾倒下葫芦里的多余米花时,孩子们已经急不可耐地你抓一把,我抓一把,直往嘴里塞。农村人都是乡里乡亲的,吃来吃去,也从不计较这些得失。等到将玉米花完全盛在竹畚中时,主人还会邀请大家都抓点尝尝。

那时的乡间也没有更多的零食,所以爆米花很受村人青睐。我最喜欢的是一种叫炸出来像狮子头的米花,这种狮子头的原料既不是玉米也不是大米,而是加工粉丝后刨下来剩余的边皮。这种粉丝皮,经过晾晒,既滑又韧,煮肉也好吃。但要放在爆米花里一炸,格外松脆,透着丝丝香甜,比今天市面上的旺旺雪饼更加嘠崩脆,而且绿色健康。

后来,生活水平日益提高,孩子们的零食也日益丰富了。爆米花师傅有时候一整天等不到一两单生意,围观的也寥落。再后来,终于爆米花师傅也改了行。但屯溪街上,卖爆米花的却不少,多是外地人,推个小车,沿街叫卖。或是固定在一个角落,现炸现卖。大如水桶的塑料袋装着各色爆米花产品,看上去挺诱人,有几次,我也不禁停下脚步,买上一斤尝尝,但不知怎的,再也找不回童年的那般滋味了。

前几天在抖音上,看到一则自行加工爆米花的视频,只需热油下锅,加白糖,搅拌均匀后翻炒,待到玉米粒炸裂时盖上锅盖,恒温闷上几分钟便可炸满一锅白花花的成品,并许诺和电影院同款。一时心动,下单得二斤生玉米,依葫芦画瓢,竟然一次操作便成功了,喜不自禁,仿佛有一种回到童年的纯真,又像是翻越重重山岭望见大海般成功的喜悦。

有些东西注定会成为一种记忆,在我们思绪的琴弦上永远的停留,在不经意的某一瞬间,也许会拨动那根弦,回音颤动而悠远。爆米花,一道难舍的零食,一种幸福的味道!

来源:安徽青年报  2021年9月30日



图片



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黄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
主办单位:黄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地址: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社屋前路8号
电话:0559-2321947
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415号
皖ICP备20013890号-1 @黄山市文联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黄山智慧城市科技

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官方微信
主办单位:黄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地址: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区社屋前路8号
电话:0559-2321947
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415号
皖ICP备20013890号-1 @黄山市文联 版权所有